资讯中心
公司动态
行业资讯
资讯中心>公司动态
高青:土壤修复“蚓”人注目

本文查看次数: [查看本文章评论]



 化肥、农药等农业投入品的过量施用,在提高作物产量的同时,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土壤污染,并多表现为土层酸化板结。土壤板结必然导致作物减产,而农民为了保持作物产量,往往不得不持续多施化肥、农药,由此陷入一个恶性循环。

  从2015年开始,位于山东省高青县的三度农业发展有限公司,利用蚯蚓开展土壤修复试验。试验实施三年以来,修复效果如何?这种修复方法有何发展前景?近日,记者来到高青县一探究竟。

  1

  土壤板结,地力下降,该咋办?

  在高城镇纸坊村的一块农田里,记者看到,高青县农业局高级农艺师刘玉东正在细心指导农业生产。他随手拨起一棵麦苗,只见麦苗绿中带黄,根系稀疏短细。“这是小麦营养不良的典型症状,按道理来说,其实这片麦田并不缺营养,只是由于土壤板结,麦苗的根系生长和营养吸收出现了问题。”

  随后,刘玉东为农户开出了治病处方,其中关键举措就是进行土壤修复。“农业投入品是把双刃剑,它在帮助作物高产的同时,也会伤害农田益虫,还可能污染环境。”刘玉东说,现在我国农产品供给已经由过去的严重不足发展到相对过剩,国家号召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强调农业绿色发展,其中最重要的,就是给土壤减肥、休耕轮作和恢复地力。然而,当前农业生产以农民个体为主,规模而有效的土壤修复并不容易实现。

  为此,从2012年开始,高青县就积极开展土壤修复试验,却一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办法和路径。2014年的一个秋天,一个衣着时尚的女性出现在高城镇东大张村,这个人就是法月萍。她组建的三度农业发展有限公司,一口气租下了两个村的400亩土地。租地干啥?养蚯蚓!当地农民只知道在地里种庄稼,没听说过在田里养蚯蚓的。尽管三度公司给农民的地租每年每亩能有1000元,但大伙儿仍然怀疑这个城里人下乡的目的。

  “蚯蚓是勤劳的‘地下工作者’,它们的消化系统能分泌多种酶,可以把吃进去的有机废弃物迅速分解,经排泄后成为蚯蚓粪。蚯蚓粪是易于利用的营养物质,是一种很好的天然有机肥,既可以改善土壤、节约成本,还可增加收入。”法月萍初到东大张村时,曾一遍遍地向周边农户解释。她不仅自己下了村,还把管理学硕士的学妹王晓晶也“拉下了水”。

  2

  流转土地,养殖蚯蚓,能行么?

  回想起那段经历,法月萍满腹委屈:自己的决定不光农民不理解,就连自己的亲人也不支持。记者了解到,她是南京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的一名博士,在养蚯蚓之前,专门给企业高管做项目规划咨询,一年的收入能有200多万元。

  那她为什么要到高青来给自己找麻烦呢?她又是如何与蚯蚓结缘的呢?2011年,她接到了一个咨询项目,在讨论如何处理废弃物时,有人提到了蚯蚓,这让法月萍对蚯蚓产生了好奇。了解到的信息越多,法月萍就越觉得蚯蚓浑身上下都是宝,敢想敢干的性格也让她一路向前。

  拉粪、起垄、铺软管……法月萍坚持着自己的土壤修复试验。在三度农业蚯蚓养殖基地,法月萍给记者捧出一大团蚯蚓。“我们培育养殖的主要是赤子爱胜蚓,这种蚯蚓有着强大的修复土壤能力。”法月萍说,赤子爱胜蚓居于土壤上层,以食用牛粪及土壤中的腐植物为生,养殖一季即可使原先贫瘠、受污染的土地得到较好的修复。

  “我们在田里试养了四五种蚯蚓,它的繁殖能力极强,几个月就可产一次卵,一次引种可以循环繁殖使用。”高青当地的土壤中,每亩地大约有几万、十几万条蚯蚓,而修复后的土壤里,每亩蚯蚓含有量可达上百万、上千万条,它们既是土地的清道夫,又是耕地的拖拉机。“蚯蚓增多后,土壤中僵化、过剩的氮磷钾及微量元素会被重新激活,发挥功效。但它最大的好处还在于,能够促进益生菌的繁殖,蚯蚓爬过后,土壤就可以变得像面包一样松软透气。”法月萍说。

  就这样,蚯蚓搭配牛粪,成为了高青县土壤改良的“良方”。法月萍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按一亩地来算,首次投放250公斤蚯蚓种,一年就可消化500立方米牛粪,并产出300立方米蚯蚓粪,另外还能再收获1500公斤鲜蚯蚓。2017年,她在这块蚯蚓田里做玉米高产试验,亩产高达900公斤,创出了淄博市玉米高产的新纪录。如今,这片地上的小麦,麦穗硕大,秆茎粗壮,抗倒伏能力强。“今年这块地,亩产‘吨半粮’应该没问题。”刘玉东对蚯蚓田的丰收满怀信心。

  用蚯蚓修复土壤,还在高青发挥了多重作用。高青县是畜牧养殖强县,现存栏7.5万头黑牛、3.1万头奶牛,年产畜禽粪便100余万吨。“这么多的废弃物存放是个大问题,处理不好就会引发污染问题,法博士的蚯蚓计划不但活化了土壤,还让牛粪有了好去处。而且,蚯蚓粪还是上好的有机肥,市场售价高达1000多元一吨。”高青县畜牧局副局长尹香田说。

  3

  延长产业链,提升附加值

  博士进村,带来土壤修复的妙招,但有着高学历和系列科研成果的法月萍,无疑有着更高的抱负和理想,那就是要把她的蚯蚓生态产业链“蚓”向更高端水平。

  看着地里的蚯蚓日渐肥硕,收购蚯蚓的客商纷至沓来,然而法月萍却一一谢绝了。村里来干活的员工很是费解:不卖蚯蚓就少了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。大家不知法月萍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“蚯蚓的附加值远远不止于此。”法月萍坚持着她的信念。

  在德州禹城的蚯蚓标准化研究中心,从高青运来的红蚯蚓经过一系列复杂的程序,被提取成了几种神秘的液体。“这是从红蚯蚓中提取的蚯蚓活性酶多肽液,喷施于农作物叶面,可以代替大部分的化肥农药,让土地更有生机。我们在烟台苹果、高青冬桃和草莓等果蔬上喷施过,质量、产量都有明显提高。”王晓晶介绍道,“蚯蚓体内有丰富的蛋白质、氨基酸和许多活性物质,例如蚓激酶、不饱和脂肪酸、胶原蛋白等,我们正在进一步试验提纯,应用于健康产业方面,提升蚯蚓的产业链和附加值。”

  在三年的时间里,法月萍先后研制出了蚯蚓活性酶多肽液、饲料添加剂、家蚕增丝露及化妆品、保健液、冻干粉等,并申请了多项国家专利。目前,她的公司每年可采收300多吨鲜蚯蚓,加上散户及其他基地,鲜蚯蚓年产量能达到500多吨。但对这个数,法月萍仍是摇头,“要实现改良土壤制剂的量产,500吨的供应恐怕是远远不够的。”于是人们看到,如果不是早有预约,一般很难在公司看到她的身影。“你要是找不到她,那她要么是去跑专利了,要么是去牛场寻牛粪了,要么就是去外地找养殖基地了。”王晓晶说。

  法月萍的成功示范,让高青县很多农民对养殖蚯蚓由排斥转向支持,不少人主动找到三度农业公司,申请在自家田里养蚯蚓。东大张村村民窦照东有着自己的想法:地里养出的鲜蚯蚓卖给三度公司,自己还可以落下一地的蚯蚓粪,被蚯蚓粪‘养’过的土地会变得更健康,作物也会更高产。而最终,农作物还可以挂靠‘法博士’品牌,价格高、卖得俏。

  法月萍自己也一直有个蚯蚓梦。她想建设一座蚯蚓小镇,在这个镇里有蚯蚓,有飘香的瓜果,有琳琅满目的蚯蚓产品。而她自己就是这个“镇”的“镇长”,虽然辛苦,却无尚荣光
 

 

 

北京甸甸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© 版权所有 2015  后台管理

 ICP:京ICP备15021572号-3

地 址:北京市通州区于家务乡于家务村  电子邮件:diandianfengbj@sina.com